寡妇村的男壮丁   少妇小说 

寡妇村的男壮丁

“你想当男壮丁?”

陈小兰放下了手中的碗筷,原本憔悴苍白的脸庞也是渐渐有了一丝红润之意。

“嫂子,你说..你说咱们村原本乃是石岗村,个个都是精壮的汉子!这一下变成了寡妇村,我陈世美心里憋屈啊!”

边说着,那窥视的目光却是直直的盯着陈小兰的粉色文胸带,虽然不能将整个文胸给映入视野,但看到这粉色的文胸带已经是令人大饱眼福。

“世美,你哥哥在世的时候曾经嘱咐过我,若是你回村了,便是要好好的招待你,毕竟你常年漂泊在外,回村的次数简直是少得可怜。

现在你要当男壮丁,嫂子不是不肯帮你,只是怕男壮丁这个工作委屈你啊!”

陈小兰浑圆的臀部微微扭动,诱人的娇躯也是彻底弯了下来,只见那雪白的肩头有着粉色的肩带露出,胸前两团白晃晃的物体更是令陈世美颇为心动。

“唉,看来俺哥当年是娶到了好媳妇,嫂子不仅持家能干,而且这身材也是丰满诱人啊!”陈世美再次吞了口唾沫,再这样看下去,那可就对不起自己死去的哥哥了。

“嫂子,你可别小看我,我陈世美虽然别的本事没有,但是两斤力气还是有的!”

挥了挥肱二头肌,陈世美很快就抢下了陈小兰手中的碗筷,乖乖的站在一旁,活生生像一个淳朴的男壮丁。

“你真愿意当寡妇村的壮丁?你确定?”

陈小兰有些惊讶,他很早以前便是听老公说过陈世美的工作,说是什么在海外工作,每年有着几千万的工资呢!可是眼下陈世美居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,毅然要当寡妇村的男壮丁?

这一番举动,实在太令作为嫂子的陈小兰吃惊,她万万没有想到,陈世美居然也有当男壮丁的念头。

“嫂子,你是不是嫌弃我?男壮丁做的农活,我也能做啊!”

陈世美有些着急了,若是自己的嫂子不同意,那么自己回村里岂不是成了游手好闲之人?尽管有着政府的补贴,但总得找点事情做啊!

“傻孩子,嫂子怎么可能嫌弃你,你要当男壮丁,寡妇村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。只不过..”陈小兰似乎有些顾忌,银牙轻咬红唇,随后却是摇头叹息。

“嫂子,咋了?”

陈世美眉头微微一皱,心中却是有着不安之意浮现出,难不成自己的嫂子已经替别人做了中介?或者说,寡妇村现在已经有了男壮丁?

“世美,你下午跟我回村里,招募男壮丁是需要面试的。”

陈小兰拖着疲惫的身躯,随手拍了怕浑圆臀部上方的尘埃,很快便是拉着陈世美走出了医院。

“嫂子,不..不需要报销吗?”

陈世美有些诧异,自己来医院一趟,虽然说没有动过大手术,但毕竟包扎了一番啊!难道这包扎费用不要给?

“这是私人医院,你哥哥生前与这所医院的院长有些交情,费用你不用担心。”陈小兰脸色有些苍白惨淡,看来提起自己死去的老公,心中难免一阵凄凉悲痛。

客车上..

陈世美和陈小兰紧紧坐在一起,车上没有什么人,后车厢尽是一群老男人。尽管自己已经搂着陈小兰的细腰,但这群老男人总是会时不时的斜眼过来看陈小兰。

那灼热的淫邪目光,看着便是令人作呕,没办法,谁叫自己的嫂子身材玲珑剔透,凹凸有致,就是陈世美自己看了都忍不住咽口水。

这些老男人颇为无耻,看着看着也就算了,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大声讨论了起来。满口的秽物淫语,尽是说些什么床上的事情,仿佛都是和嫂子有关的..

“老三,要是前面那个女人落到了我的手里,我定会使出老汉推车的绝技!只要她愿意,我一定让她爽歪歪!”

“切,男女宝典七十二式我都会!老汉推车算什么?我有手段让她乖乖的为我吹萧,别说老汉推车,就是直捣黄龙也不是不行!”

这些污秽言语尽数被陈小兰和陈世美听到,但此刻陈小兰正沉浸于悲痛之中,一想起和老公的鱼水之欢,没想到如今已经是阴阳两隔。

“玛德!这群老不死的!司机,给我停车!”

陈世美狠狠一踹车门,雄浑的怒吼声当场爆发而出,却是震惊了不少人..

“小子,你想死啊!这么大声,当老子吃素的?”

那司机也不是什么懦夫,见到陈世美这么嚣张,他也是火冒三丈的怒吼了起来。

“草泥马,我要下车!你不想混了?”

陈世美狠狠一拉司机的领带,那凶狠的眼神犹如猎豹一般凌厉,顿时间震住了不少人。

“小子..你..你好大的力气!”

司机见到自己无法反击,也只好乖乖的一按车门纽,那下车门瞬间便是打开了。

“嫂子,我们走!”

陈世美没有废话,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陈小兰下车了。车厢后方的老男人也是吞了口唾沫,没想到这名中年妇女居然是一个年轻小子的菜!

不甘心之后,那淫邪的目光依旧紧盯着陈小兰的两座娇峰,甚至连浑圆的臀部与柳枝般的腰肢也没有放过。

老男人们狠狠的扫了一眼陈小兰,那番阵势,真是恨不得立马将其按在地上啊!

陈世美虽然下车了,但依旧能够听到那几个老男人的秽物言语,没想到这几个老男人颇为道貌岸然,尽是说些什么怎么草好玩的话,说些怎么草很爽的话!

陈小兰面色憔悴,却是静静的靠在陈世美的身旁,丧夫之痛,已经让她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。

“嫂子,我的皮卡车坏了,不然啊,我开车带你回去!”

陈世美见到嫂子不说话,便是自己搞起了开场白,毕竟走路回村子还有很远的路程。若是一路上不说话,那可是会活生生的闷死的!

“开什么车啊,走路挺好的,别开车了,万一又发生了车祸。”陈小兰撅了撅粉唇,嫩白的脸庞之上尽是不满之意。

“哎哟!嫂子,我..我肚子痛!我小解啊,你等等!”

陈世美颇为着急的捂住了肚子,只感觉一阵好奇,毕竟自己没有吃坏什么东西啊。

“难不成,是那瓶药水?”

陈世美来不及思索,要是在延缓一刻,恐怕肚子里的东西就要自己冲出来了!找了一片稻草地,陈世美立马脱下裤子,乖乖的享受了起来..

“噗..”

只听一阵放屁声陡然响起,陈世美也是露出了欣慰的表情。

“世美啊,你咋样了?肚子要不要紧?”蹲坑一分钟不到,外头的陈小兰便是高声呼喊了起来。

“嫂子,我在这!没事!”

陈世美猛然一跳,竟然是跳出了三米多高!

“这..这怎么回事啊!”

身子露在半空中,下方的大柱子也是毫无遮掩的展现了出来。陈小兰见到那根巨大的柱子,整个人也是吓了一跳,随即羞涩的闭上了双眼,很快便是转过身去。

“轰!”

还未等陈世美反应过来,整个人便是重重的摔在了草坪上。

“哎哟..”

剧烈的疼痛自脚跟传来,正想破口大骂,却是被眼前的风景给吸引了..

陈世美眼前一亮,只见自己拉的粪粪之中居然有着三个小亮点!

“这..这是..”

随手一抓脚跟旁的树枝,陈世美立马朝那黄色的粪粪一阵乱舞,只见那三个小亮点顷刻之间便是飞了出来。

“嘿!”

横空一抓,手掌便是紧紧抓住了这三个亮点。当陈世美缓缓展开掌心时,却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了,不,应该是惊呆了!

“这..这是..钻石!”

瞳孔之中的灼热光芒愈发浓烈,没想到自己拉的粪粪之中居然有钻石!天哪,这简直是天降大福!

“不对,我拉的大粪又不是仙粪,怎么可能会有钻石出现啊!”

陈世美有些疑惑,脑海之中不断的翻滚回忆,自己明明没有吃下钻石,那么又怎么会拉出钻石来?难不成自己的身体内有钻石,以前一直没有拉出来?

“不可能,我发生车祸之后,一直都呆在医院里面!哪里有机会吞吃什么钻石呢,更何况以前蹲坑的时候都没拉出来过,怎么今天就好好拉出了三颗钻石来?”

陈世美把玩着手中的晶莹钻石,甩弄了几下,只感觉重量还不轻!

“难道是那个黑色小瓶?不会吧..”

陈世美皱了皱眉头,虽说那颇为荒唐的隐形水已经被自己给喝了,但是就算在怎么神奇,也不至于拉出钻石来啊!还有我的力气,我的弹跳力,怎么一瞬间就提高了这么多。

陈世美这才想起自己先前体内有着一股暴劲涌动,就连那五大三粗的司机也不是自己的对手!

还有蹲坑之前,自己曾经拼命的跳过一下,那一跳,居然有三米多高!

“呃..糟糕了..前面嫂子好像看见了,我的大柱子,被嫂子..”陈世美吞了口唾沫,倒吸了一口凉气,没想到自己的嫂子居然偷偷看到了自己的大柱子!

“今天的奇遇,我看八成和这个黑色小瓶有关,难不成这黑色小瓶乃是外星人的武器?”陈世美脑海之中诞生了种种想法,但最终被一一抹除,毕竟那些想法皆都太唐突了。

“嗯..啊..哦..哦..”

就在陈世美准备离开稻子地时,却是被附近的喘息声给吸引了!

“有动静?不会吧,这荒郊野岭的..”

陈世美双手缓缓拨开一片稻子,却是被眼前的春光风景给活生生的吸引了!金黄色的麦田铺在泥地上,周围尽是一片成熟的稻谷,只见两道一丝不挂的身影紧紧相拥在一起..

“嗯..铁牛哥,你轻点,轻点..香儿痛。”

被压在金黄稻田上的女子浑身凹凸有致,丰满的身材前凸后翘,一头青丝散乱在玉背肩后,红唇却是不停的喘息,丰满的臀部也是不停的迎合着上身男子的动作。

“怕什么!轻点怎么进去?就是要重!要狠狠的射!”

那男子浑身赤红,双手紧握下身的一杆龙枪,对准那雪白的**便是一阵狂射,娇嫩的轻吟声差点让陈世美惊呆了!

“铁牛哥,算了吧,下次..下次再来爱爱,一样是田间,我随你折磨。”那女子面色苍白,显然已经快招架不住,这番猛烈的攻势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。

“下次?你怕什么啊!现在石岗村的男人几乎都死绝了,你家的老不死也不在了,怕啥?”

男人双手游龙走凤,很快便是紧紧抓住了那对玉峰,清脆的吸允声响起,随后一杆龙枪再次掏出,快若闪电的射了进去..

“啊!”

那女人表情痛苦,瞳孔之中有着微微猩红泛起,随后两滴晶莹的眼泪缓缓落下。

“真是个穷寡妇!草两下就哭,没意思!”

男人抖动了一下龙枪,将那雪白的泡沫尽数洒在女人的红唇上,随后拍了拍**,捏了捏山峰上的果实,便是穿起衣服急忙跑去。

“我靠..好猛啊!”

陈世美喘了口气,不由得微微赞叹,反观那倒在金色稻子上的女人却是无比凄凉。浑身暴露无遗,身上还有着少许的白色唾沫,而绯红的脸庞却是一阵享受之意。

“世美,好了吗?”

陈小兰见到陈世美还没有出来,心中也是愈发紧张,毕竟自己的老公已经横祸死在了泥石流,若是陈世美也出了意外,那么自己可真活不下去了。

“嫂子,我来了!”

陈世美顾不得眼前的娇躯,只是瞄了两眼,随后便是立马跑了出来。

“你死哪去了,蹲个坑,至于这么久?”

陈小兰有些不满,先前陈世美消失的时间里,别提她有多么的担心了。

“嘿嘿,看戏去了!”

陈世美古灵精怪的一笑,随即便是拉着陈小兰往水泥路之上跑去。

“刚才那个女人,难不成也是寡妇村的?”

陈世美回忆起先前的那一幕,真是令人面红耳赤,几乎是欲仙+欲死啊!那葡萄般大的小茹头,浑圆丰满的雪臀,神秘而又充满芳香的黑色小芳园..

“世美,你脸咋那么红?”

陈小兰有些好奇,便是伸出了嫩白玉手朝陈世美的脸庞之上抚摸而去。

“我..我没事!没事!”

陈世美呼吸有些紧促,看来先前的事情已经彻底将他给震惊了。

“嫂子啊,你..你刚刚..看到了吧?”

陈世美有些紧张,毕竟他要亲自确认一下,万一大柱子给嫂子看见了那可就不好了。

“看见啥了?”

陈小兰柳眉有些紧促,丝毫不懂陈世美在说些什么。

“就是我的柱子!嫂子,你到底看见了没有!”陈世美有些气氛,直接停下脚步,双手狠狠一按陈小兰的玉肩,竟然是顷刻之间将陈小兰的外套给脱了下来!

“糟..糟糕了!”

陈世美只感觉喝下那瓶药水之后,自己的身体就一直在作怪!自己本没有意思腰脱嫂子的衣服,没想到双手竟然是不由自主的扑了上去..

粉红的文胸吊带露出在眼前,看得陈世美那是一个激动啊!

“你这小子,怎么,你哥哥死了,你就想欺负嫂子?”陈小兰粉唇微微一撅,对付陈世美这个连身都没破的小青年,陈小兰根本没有任何的惧意。

“嫂子啊..对..对不起啊!我..我不是故意的!”

陈世美拍了拍双手,随即狠狠打了自己几个响亮的巴掌,一口一个我该死,足足骂了好几声。

“得了,不就是下身的大柱子吗?比你哥哥的大一点,怎么,这么快就想女人的身子了?”陈小兰嫩白的玉手微微一拉外套,便是再次穿了上去。

“啊..不是..不是啊!”

陈世美心里那个叫苦啊!正想解释,自己的嫂子已经往正前方走去了!


  【完】

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她穿着护士服为我口交
评论加载中..